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我们用真情舞蹈,我们用凝重飘扬,我们用哭诉歌唱……

 
 
 

日志

 
 
关于我

胡洪波,曾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学员,改行后长期从事军事新闻工作,曾任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少校副团干事,转业后任职于人民日报社,现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参加山西晋城朝阳煤矿抢险,作为敢死队员下到矿井采访,拍摄一组新闻照片《井下抢险》(一组六幅)获当年全国新闻摄影金牌奖,荣立二等功、提前晋职。也是我国第一个报道核潜艇的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共党员,,祖籍湖北天门的北京市公民。

网易考拉推荐

我带老爸老妈去听音乐会(照片)  

2007-12-01 00:14:51|  分类: 也玩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国家大剧院正式启用前,北京音乐厅算是中国最好的音乐厅,高雅音乐的殿堂。前几天,一个朋友送我三张票,是今晚7:30的,《激情岁月、岁月如歌--新中国杰出音乐家优秀作品系列音乐会之五中国歌剧舞剧经典音乐会》(这一段我的确记不住,全部是照着票敲出来的,太长)。

以前也总有这样的票,大部分是朋友送,总是难得有时间去,我也就转手送人。今天中午刚从外地飞回北京,非常累,下午回家睡了半天,有了精神。决定今晚的票不要浪费了,贵得很,都是VIP票,580元一张,就带着我的老爸老妈去看。

老爸一辈子做的都是一个小干部,正科级,我27岁的时候就已经和他是平级干部了,老爸别的爱好没有,就是一天到晚不停地做事,酷爱足球,世界杯的时候,经常是半夜起来看球,看整场。老妈呢,医生出身,也算个知识分子,却总喜欢特没知识的活动,打麻将,那家伙,麻将打得好,用她的话说,要是大学里开麻将专业,她能去当博士生导师。老爸老妈也都喜欢高雅的歌曲。不是她们喜欢,而是歪打正着。为什么呢?因为流行歌曲、通俗歌曲他们很多都听不懂,太快太吵,跟不上,只会些老歌。没想到现在一归类,把老歌、老民歌都归到了高雅音乐里,他们也跟着高雅起来。纯属误会。

尽管老爸老妈生活得很通俗,但还是蛮喜欢高雅,不是装的,是真喜欢,劲头大得很,起点还不低,观赏层次还挺高。去年中央电视台搞电视歌手大奖赛,我的一个朋友是评委,给我几场现场观众的票,我丢在家里了,没曾想他们一张也没浪费,一场也没落下,都去看了,还居然找到宋祖英、闫维文给他们签了名,找宋祖英签名的时候,我老妈特意告诉宋祖英说:我是洪波的妈妈。宋祖英很吃惊,很高兴,当然也很给我面子,说了几句热情话,直到现在老妈还一句没丢地记得清清楚楚。后来宋祖英在海军礼堂演歌剧《赤道雨》,老爸老妈也摸进去看了,直说好,我问他们听得懂吗?都唱了些啥?他们就呵呵地笑,说懂了懂了,但就是不告诉我他们到底懂了什么。还是去年,武警文工团搞一台纪念长征胜利的节目《十送红军》,团长郑健是我的朋友,请我去看,他们也嚷着去,看得比我还认真,还投入,流的泪比我还多。

鉴于他们有这个基础,更是一种感情的补偿吧,我们晚饭吃过后,老爸这个“劳动模范”连碗也没有来得及洗,老妈抹了几笔口红,我们就匆匆往北京音乐厅赶。

在车上,我用通俗易懂的话语对老爸老妈进行音乐厅的基本知识讲解。我说,音乐厅是没有扩音设备的,演员在台上就是干唱,唱功要好。同时为了保证效果,台下的人不能出声。还有,音乐厅是个极高雅、特绅士的场所,就是要鼓掌,也不能随便鼓,等唱完了再起掌声。老妈一边听,一边点头。我问她否真的懂了,老妈说,真懂了。接着一二三地给我重复了一遍。

进了北京音乐厅的大厅,我买了一份节目单,我刚溜了一眼,老妈就拿到一边去了。等我找到她时,她和老爸正躲在一个角落里给我远在湖北的当民政局局长的妹妹打电话诉说喜悦的心情。老妈说,我现在北京音乐厅呢,要看歌剧舞剧。我妹妹说,您看得懂吗?票很贵吧?老妈说580元一张票。妹妹一听就很干脆地说:这么贵呀,快赶上我半个月的工资了,您就别看了,把票拿出去买了,回家看电视去吧。老妈一听就急了:凭什么我不能看,我偏要看,我就喜欢高雅,我儿子是做高雅的,我当妈的凭什么不高雅……

进了音乐厅,舞台上摆着一台钢琴,老爸说那钢琴大,“比几张床都大”。舞台简洁高雅,观众都是轻手轻脚,没有一点响声,许多人手里还捧着花。演出还没开始,气氛已经不一样了。一见这阵式,老妈就说,不行,我得上厕所。呵呵,当兵的都知道,战场上枪声一响,新兵就想尿尿,紧张弄的。老妈显然是紧张。

老爸老妈上完厕所回来,我就带他们照像。总是老妈先站好,摆好姿式,老爸再笑着站到一边。连续照了几张后,老妈嫌老爸“碍手碍脚跟得太近”,要照一个单人的,还要学厅里其他女士一样把纱巾披在肩上。

 

平时看演出,我一般都是很认真的听,看,品,很少鼓掌。但我担心老爸老妈鼓掌时机不对,我就第一次当起了领掌员。一首歌唱完,不要急着鼓掌,等尾声全部完了,停顿一下,掌声再起。我事先说好了,老爸老妈要看我的掌声和动作来进行。我可以感觉到,每首歌快完时,他们都用余光看我的两只手,我的掌声一起,他们就使劲地鼓,实在得很,好像就在看他们的儿子女儿演出。我们坐在第二排,我们的干劲和投入,也许严重地影响了后排的人,我们这边的掌声最多最好。呵呵,当兵的,干啥都想拿第一。几首歌唱完,老爸老妈已经不用我领掌了,自己把握得很到位。

正当他们兴致最高的时候,演出结束了。老妈还没缓过神来:怎么这么快就完了。出了门他们就一路议论,谁唱得好,谁的做派好,谁的唱功好,说得还真是那么回事。

说来说去就说到了春节,老爸老妈总在动员我春节回老家去过,我说不回去了,花钱多,又累。正好我的一个朋友前几天跟我说到了央视的春晚,要我帮她参谋上春晚的歌,我就顺便请她给我搞几张春晚现场的票,她答应了,说是“没问题”。我这么一提,老妈立马说,要是这样,我就不回去过年了,我也要上春晚。

  评论这张
 
阅读(676)|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