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我们用真情舞蹈,我们用凝重飘扬,我们用哭诉歌唱……

 
 
 

日志

 
 
关于我

胡洪波,曾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学员,改行后长期从事军事新闻工作,曾任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少校副团干事,转业后任职于人民日报社,现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参加山西晋城朝阳煤矿抢险,作为敢死队员下到矿井采访,拍摄一组新闻照片《井下抢险》(一组六幅)获当年全国新闻摄影金牌奖,荣立二等功、提前晋职。也是我国第一个报道核潜艇的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共党员,,祖籍湖北天门的北京市公民。

网易考拉推荐

附件:巡航“太阳海”  

2007-12-11 21:51:16|  分类: 老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的博客到了20000,呵呵。谢谢同志们!辛苦啦!

为此,我写了篇博文叫《寂寞的丰碑:致第20000名访客》,在这篇文章里,我提到了我两次典型的新闻经历,就是中国青年报空着版面等我文章的事,呵呵。。想起来都刺激。其中一次是写《中国西点军校》,这篇文章在早期的博客里分段发表了。还有一次是写中国青年报的头版头条《巡航太阳海》。当时由于大家不喜欢看过去的老文章,所以这篇文章没有发出来。

今天,有博友在看了《寂寞的丰碑:致第20000名访客》后,提出想看《巡航太阳海》。这是我倒在床上口述,由南海舰队政治部新闻科两名新闻干事做记录、然后由我再改再抄弄了一夜搞出来的,次日即上中国青年报头版头条。

以下是我写作时的原文全文。在发表时略有修改。后获中国青年报当月优质稿、季度优质稿、半年优质稿。在评全年好稿时,因为我入选的稿目太多,便把这篇拿下来了。现发在博客上,权当佐证和纪念。

 

                                                         巡航“太阳海”

                           ──海军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纪实

                      特约记者 胡洪波  特约通讯员 何宇 曹保健 

 

  南中国海,位于北回归线附近,常夏无冬,海水年平均气温32度,与渤海、黄海、东海相比,它面积最大,气温最高,海水最清,平均深度最大,更是由于它是太阳可以直射的海,所以,南中国海又称“太阳海”。

海军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一支初具现代化规模的海上劲旅,以中国海军的名义,担当着“太阳海”的巡逻执勤、护渔护航等任务,官兵们骑舰蹈海,出没波涛,以对共和国太阳般的挚爱,展现出“太阳海”巡航人特有的人生风采。

 

                               “太阳海”没有太阳

 

  只一夜功夫,太阳走了,蓝天浑了,热带低气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傍晚,在“太阳海”南沙海域巡航36天后的某驱逐舰指挥员郑宝华接到上级电报指示: 强台风将正面袭击南沙,请速到西沙锚地避风。

  “太阳海”一旦没有了太阳,便处处藏伏杀机。片刻,海面上涌起4米左右的风浪。  紧急备航!巡航人在广阔的

“太阳海”与强台风上演了一场生死战。

  出港不久,风力增至12级,浪高8米, 数千吨的战舰进了疯子手中的摇篮,左右摇摆达50度,已到极限。在如此险恶的气象中航行,在世界海军史上也是少有的,如果稍不小心, 即使航行姿态稍有改变,军舰将被掀翻。 在“太阳海”穿行了20多年的郑宝华,身披雨衣,登上露天驾驶台实施指挥。

  一个大浪打来,舰首被高高举起,大浪过后,露出舰尾螺旋桨,主机打空车。20个小时后,一台主机被烧坏,战舰只能单机航行;

  一个大浪打来,大队长被重重地摔在甲板上,门牙断了4颗;航海长被摔向舱壁,半边牙齿松动; 导弹雷达班长膝盖摔裂……伤情频频报向指挥台,郑宝华命令军医迅速组织抢救,但在尾舱的军医就是无法走到70余米前舱;

  大浪过后,铆焊在舱面上的揽车、工具箱、锚机操纵台荡然无存,全被卷进大海;

  大浪过后,郑宝华总是紧紧地抓住电罗经的扶手,准确地发出一道口令、电文。突然,报务班报告,所有报务员都被摔倒摔伤,身体无法控制,无法发报。电报发不出去,与上级联络不上,战舰将成聋子哑巴, 将很快从大海

上消亡。郑宝华心头一惊,扯开嗓子喊道: “给我想尽一切办法发出去!” 报务班的战士只好一起把班长牢牢地按倒在地上,使之固定,班长利用这艰难的瞬间,发出报文:我舰单机全速航行,平安。

  一句“平安”,说来容易、好听,得来却是多么不易。海南省一位领导体味到了其中内涵,当他率领慰问团乘舰到南沙后,一上礁就双膝跪地,捧起一捧珊瑚沙老泪纵横,情绪激越地高喊:“解放军万岁!”一位自诩“吃尽人间万般苦”的青年诗人,乘舰经过了一次小风小浪后吟诗: 此番痛楚淋漓去,从此不言人生苦;在“太阳海” 营造平安的,当首推这些巡航人,海军下士姚切军写下锦言: 军帽上的飘带只有在风中才翩翩起舞,水兵的理想只有在浪中搏击才熠熠生辉。今年元旦前一天,北部湾发生6. 1级地震,震后几小时,巡航人便驾着护卫舰冒着余震、海啸的危险,斩浪来到北部湾石油平台边,向孤独的采油工人发报:我舰奉命前来巡逻护航,你们放心生产; 而每当我渔船、货船、客船出现意外危险时,率先赶来拚死营救的,都是这些头顶金锚的巡航人……

  可郑宝华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平安”报文刚发出不久,他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一排大浪将右舷一扇兵舱

舷窗打碎,海水“哗”地一下涌了进来。舱室损管,海军大忌,如不及时控制,得势更猖狂的海水很快就会将舰只颠覆,将生命狡杀。两包烟已抽完、近40个小时没有挪窝的郑宝华,亮开嘶哑的嗓子,通过舰用扩大器作紧急动员:“全体共产党、革命干部,迅速到政委处报到,排水堵漏,一定要保住军舰的安全!”

  话音未落,20多名党员、干部便在政委的带领下直奔兵舱。这时,兵舱进水已深达50公分,巡航人以荣誉和责任,向疯狂的大浪还击了。一人累倒了,就被拖出来,另一个人迅速顶上去。由于空间有限,在党员、干部的身后,数十名从老到新的普通战士自动列起长队,等待着神圣的呼唤。鼻青脸肿的上去了,胃已吐得出血的上去了,一瘸一拐的上去了。要知道,这些如龙似虎的官兵,40多个小时未进一粒米,未喝一口热水。这股力量的热能,这像源于那轮离他们最近的太阳,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因为他们的名字就是“太阳海”的巡航人!

  终于,在新的一天到来的时候,险情排除。

  44小时后,他们安全抵达锚地。

  一组“平安”报文发出,舰上广播里便响起“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的

音乐。全身麻木的郑宝华被人扶下驾驶台,刚进住舱,门未关上,酣声已山响……

 

                                        生生不息向太阳

“太阳海”──巡航人永远的光荣与梦想。

  赵毓良,原副支队长,9年副师、9年舰长、9下南沙,36年里率舰跑遍了祖国的万里海疆,3次远航曾母暗沙, 并跨过赤道,在南太平洋、印度洋写下作为一个中国海军军人的自豪与荣耀;周世兴,湛江舰机电兵,在一次海上演练中不慎将右膑骨摔裂7毫米,严重骨折, 但还是咬牙坚持1小时45分钟,直至演练完毕,从此人称“水兵硬汉”;王金华,在26个海上春秋里,抱病12次远航南沙,只要出海他就身板笔挺,头颅高矗,人称“海上不倒翁”……这一切,都化作历史高悬在支队人生展览室,作为一名海军军人,他们以把青春、生命融入大海而骄傲。一上海军船,从此不思岸,一握大海手,从此跟海走。海军中士袁亦桥在笔记本扉页上写下这样一段话:舰无锚随风飘荡, 人无志随波逐流,海的尊严象锚一样牢泊在水兵胸间。

  为了这片大写的海,巡航人以意志当先锋踏上了驯海的航程。“太阳海”太阳特毒,军舰甲板表面温度一不小心就上了60多度,巡航人为了能坚守战位,上舰后第一个

项目就是练坐。正午时间,全副武装一坐就是二三个小时,起来时,新兵屁股后流淌血水。几天下来,浑身黝黑,腚下长蚕。一次,一位老海军走进淋浴室,真切切看见这一幕,竟孩子般地拍遍每个巡航人的屁股,尔后向这一群雄性的雕塑敬礼。

  气温太高,无法入眠,为了以充沛的精力巡航“太阳海”,巡航人强行改变人体生物钟。他们把1昼夜分解成6昼夜,硬迫自己2小时站岗执勤,2小时上床睡觉,一遍一遍地躺下起床。

  “太阳海”,成为巡航人海军梦的基础,“太阳海”,也是巡航人海军梦的归宿。一天早晨,正在“太阳海”执行某项任务的506号护卫舰,与突然生成的龙卷风遭遇, 一个大浪盖来, 在舱面上值更的6名官兵被卷进咆啸的大海。战友落水,水兵们涌到甲板上,手拉手结起一条人体锚链,抛出救生圈,全力营救。4名官兵被拖带上船, 主机分队长陈依文、主炮手方岑两人却消失在海面上……

  “陈依文──”

  “方岑──”

  水兵们喊哑了嗓子,大海没有回答;舰长何志中亲自驾舰,低速盘旋寻找,长时间鸣笛呼唤,大海无语……

 

  半小时后,何志中松开拉紧汽笛的手,下令: “停止打捞。”令语一出,舰长的身躯轻轻抖动,泪水夺眶而出。他颤抖着在航泊日志上写上:

 

   10月26日7时25分,巴林塘海峡,陈依文、

  方岑两人抗风时落海牺牲,两人遗体均未找

  到……

 

  陈依文,26岁,福建闽候县人,家有年近70的父母、妻子和一个2岁儿子,另有866元债款……

  方岑,23岁,江苏江都县人,这次完成任务返航后即退伍,未婚妻和家人已为他置办好一切结婚用品,等他回家办喜事……

  真正的水兵,生命的依托是大海,生命的归宿是大海。在龙卷风过后,按照海军礼仪,舰长何志中、政委孙树权为这两名海军官兵举行海葬。

  全体舰员列队站坡,军舰降半旗,两名仪仗兵手捧两套崭新的海军军装,象征抬着英雄的遗体,缓缓绕过军舰一周,来到舷梯旁。

  “敬礼!”

 

  《人民海军向前进》乐曲奏响,汽笛长鸣,仪仗兵举枪鸣响,两套军装缓缓滑入大海,汇入洋流……

  盘旋一圈后,506舰升旗加速,迎着正午的太阳, 驶向远方的“太阳海”……

  海军中尉张碧军站在英雄遗像前,以哲人般的言语说道:一朵浪花,只有尽情地向大海无私奉献时, 才能实现其价值的浩瀚无边;一个人,只有勇敢地为祖国献身时,才能实现其价值的伟大不朽。

 

                                走了太阳来了月亮又是晚上

  曾母暗沙,一群埋在海底20米左右的暗礁群, 不显山不露水,但因为它是我地大物博国土最南端的骄傲标志,它便不再是一群普通的暗礁。中国人以此为骄傲,中国海军军人以巡航过这里为终身荣耀。

  此时,导航班长陈同亮就骄傲地站在曾母暗沙的旁的战舰上。“太阳海”的夜,因为没有了太阳,在月光下更显宁静温存,陈同亮的心海却仍然滚动着波浪……

  同一时刻,距曾母暗沙数千公里处的沂蒙山下,“陈同亮”身边坐着一位新娘,还不时和他耳语、戏笑,进行着结婚盛典……

  今天,的确是陈同亮结婚大喜的日子,只是正当他准

备回家时,军舰突然接到远航命令,陈同亮便毅然退票出海,已准备妥当的家人只好让其表妹“代哥拜堂”。

  “太阳海”离太阳最近,巡航人七情六欲俱全,然而,他们却没能尽情地享受过家庭阳光的七彩斑阑──“一日蜜月”作证:

  555舰雷声主任李模兴、观通部门长刘汉甲, 两位并肩巡航“太阳海”的战友,相约在1993年11月一同举行婚礼,并双双给远在大庆、 石家庄的未婚妻发电“速来队完婚”。两位佳人千里憧憬来到部队,等待她们的却仍是等待──两位上尉军官均在海上巡航。20天后,战舰返航。刚靠码头,两对新人在粗犷的水兵纵情欢呼声中,脸旦红红的还没找到亲热的机会,防台风的警报却不失时机地拉响了,他们只彼此握了下手,男人们便再次登舰出海了,一去又是7天。好不容易战舰又返港了, 军令如山的新的出海训练科目已下达,一天后战舰即出海。“这一去翻山又过海呀,这一去十年八载呀才回还”,两名军官以军人特有的浪漫与未婚妻唱毕一曲情歌,就要离去。支队领导却将他们堵在了家里,痛快宣告:“婚礼现在就办, 蜜月只有一天。”于是,在《说打就打,说干就干》的军歌声中,海军军官的婚礼隆重举行……

  一日权当一月过,次日,蜜月结束,战舰启航。

  码头有排金棕榈。棕榈树背后,尤其在宁静的夜晚,总可见到一个个女人纤弱的身影,她们久久地眺望大海,那些巡航人里有她们的丈夫。久而久之,每一个从棕榈树前路过的男人都不由得放轻脚步,害怕打断她们美好的遐想。可是,你知道吗,在宁静的夜晚,不仅女人们柔情万般,男人们也有着万般柔情。

  锚训夜,熄灯前军医陆志章走进兵舱,只见空中有件红色毛衣在几个战士中传来传去,笑声朗朗。 唯独一个唐山新兵蹲在兵舱流泪。陆志章抓过毛衣展开一看,许多针头脱线,露出几个大洞。陆志章问战士:“为啥哭?”战士说:“毛衣是我的。”战士还告诉他, 这是姐姐在妈妈的指导下为他织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毛衣,毛衣织好后第二天,唐山闹地震,妈妈、姐姐都压死了,这成了她们留给他的唯一遗物。他一直舍不得丢,穿着它长大、参军……

  陆志章动情了。他将毛衣拿回宿舍,反复琢磨编织针法,上岸后买来竹针、毛线和编织书,仔细研究,终于,他将毛衣补好了。唐山兵捧着这件毛衣,哭得成了泪人,他说他又“感到了妈妈、姐姐的温暖”……

 

从此,大丈夫陆志章与编织结下了万般情结,十年过去,他先后为舰上的官兵织了78件毛衣, 有许多人一入伍就穿着陆军医织的毛衣,现在成了舰艇领导干部,还请陆军医织毛衣,他们说陆军医织的毛衣结实、耐穿、有劲。

 

                                      东方“太阳海”

  英国,海洋环抱的国度,近代海军的先驱。海军,在英国拥有高贵的血统,英国皇室中的男性公民都有在皇家海军服役的历史,便引为终身自豪。80年代,英国国王玛格丽特·伊丽莎白女王来我国访问。结束访问时,英国皇家“不列颠·塔妮亚”号豪华游览船专程来到广州,接女王到香港巡视。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副支队长赵毓良,奉命率163号导弹驱逐舰前来护送女王出珠江。

  山东农民的儿子赵毓良带上白手套,带着严整、雄壮的舰只准时抵达指定位置,以规范、标准的海上国际礼仪实施护航,每道舵令清晰明了,每个动作干净利索,内行看门道,几个动作下来,许多挑剔的大不列颠皇家海军军官也禁不住直喊“OK”!

  任务圆满完成。返航时,我舰收到女王的游览船发来的信号:

 

    我受女王陛下之命,发送下列报文:

 

    菲利甫亲王和我非常感谢你们在我们在广州

  短暂而有意义的访问及在珠江航行期间为我们护

  航。你们军舰洁净的仪表和良好的操纵,给我们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请转达菲利甫亲王和我本人

  对护航全体官兵的最良好的祝愿,祝你们航行顺

  利,返航愉快!

     大不列颠帝国国王:玛格丽特·伊丽莎白

 

  收到报文后,赵毓良这个中国农民的儿子笑了。他下意识地整了整军装,腰板挺得更直。他一边指挥航行,一边口授回电电文:

 

    英国皇家“不列颠·塔妮亚”号:

    感谢女王陛下和菲利甫亲王的良好祝愿。祝

  女王陛下和菲利甫亲王旅途愉快,在香港期间愉

  快!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163舰

 

 “不列颠·塔妮亚”豪华游览船一靠香港,香港新闻界和国际新闻界便纷纷载文,对中国海军良好的素质给予

高度赞许。

  赵毓良率舰返航时,码头上没有一个新闻记者,这个脚踏实地的巡航人最崇尚的是默默无闻,默默奉献。只是,船靠码头时正是次日清晨,远方的“太阳海”上,东方的太阳正煮霞染云,冉冉升起……

东方有片“太阳海”!

 

通联:北京海军政治部新闻处 胡洪波 电话:856548  邮编:100841

      广东湛江南海舰队政治部新闻科 何宇 曹保健

  评论这张
 
阅读(777)|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