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我们用真情舞蹈,我们用凝重飘扬,我们用哭诉歌唱……

 
 
 

日志

 
 
关于我

胡洪波,曾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学员,改行后长期从事军事新闻工作,曾任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少校副团干事,转业后任职于人民日报社,现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参加山西晋城朝阳煤矿抢险,作为敢死队员下到矿井采访,拍摄一组新闻照片《井下抢险》(一组六幅)获当年全国新闻摄影金牌奖,荣立二等功、提前晋职。也是我国第一个报道核潜艇的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共党员,,祖籍湖北天门的北京市公民。

网易考拉推荐

老文章:厦门警察真牛皮  

2007-07-31 17:36:30|  分类: 老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厦门警察真牛皮

 

胡洪波

 

  最近厦门发生了一件事,一个黝黑瘦小送水的民工孙权民把自行车踩到了马路中间借道,刚好被一个骑摩托巡逻的交警看到了。于是事件就闹大了:

  交警把民工扣下,要没收自行车。民工死死抓住不放,这是管别人借的,不能撒手。两名交警将民工和三桶水揪翻,执法如山。民工还是不撒手。警察便紧急呼救后续部队支援,有人抗拒执法。随后,两名警察和两名便衣警察开着一辆警察专用的大拖车拍马赶到,立即投入战斗。但民工孙权民抱定人在车在誓与自行车共存亡的坚强意志,就是不撒手。“把他铐走!”警察和便衣四人便冲锋陷阵,按肩膀,抓手臂,掐脖子,卡嚓一声就把可怜的孙权民双手铐住。孙痛得大哭。 4名警察就打开拖车门,把孙往车里塞。两只手被铐住的送水工拿头顶着车,用双脚蹬着车,拼命挣扎。拿对讲机的“便衣”朝着送水工的背就是一记老一拳,朝着大腿就是一脚……

  围观群众齐声声讨警察,一名高大警察又操起对讲机,喊来了110的一辆巡逻警车和两名公安……

  后来,纯净水经营部的一名代表来了,警察才为送水工孙权民打开手铐,并开了一张处罚单,将送水工和那名公司代表连人带车带往交警部门处理。送水工的脖子被掐得瘀血发青、双手被铐得红肿发紫。

  就这么一起简单的交通违章,前后时间长达一个半小时,动用了拖车、巡逻车、摩托车等五六部警车、出动了七八名警察,动用了对讲机等现代通讯工具……

  这不是编造的传奇故事,而是7月3日发生在厦门湖滨南路上的一件真事。

牛皮吧--厦门的警察好生了得,真牛皮!

牛皮一词,北京人用得多。在工体有球赛,主队一拿球,全场就会吼声雷动,齐刷刷喊起号子:“牛皮!牛皮!”客队一拿球,全场又会发出极其恐怖的“呜”声,接着就是“傻皮!傻皮!”如此一景,成为北京球场的牛皮癣。

牛皮当何解?起码不是贬义,算个中性词吧。有人开好车,出手阔绰,那是牛皮;有人很酷,新潮得要命,还是牛皮;有人靠山硬,搬不动,那也叫牛皮;有人装备精良,双方实力相差几个数量级,还是牛皮。厦门的这几个警察也是牛皮的一种吧。

对普通人该不该牛皮?那要看警察面对的是什么人。如果是刑事犯,警察武装得越精良,人数越多,阵势越大,就越牛皮,因为对敌要狠呀,这样老百姓才感到此事更靠谱,这回罪犯死定了。如果是良民,警察牛皮不牛皮,意义不大,因为我不与警察打交道,于我无关。问题是现实生活中,绝对的好人和绝对的坏人不好碰,扪心自问,活上几十年,人不转来心在转,我们谁没有一时一事的违规行为?除了老公老婆,谁又能说我们是坏人?好,就在你一不小心――像送水工孙权民一样不按规定骑自行车――恰恰又被火眼金睛的警察看到的时候,警察怎样牛皮就有学问了。

我曾在天津违章骑车带人,被警察抓住了,警察处理的方式是叫我的朋友徒步走,叫我留下来陪他“聊会天”,警察说,如果让你们一起走,一过路口,你还得骑车带着他走,只好“让您受点累”。我也曾在南京违章骑车带人,也被警察抓住了,警察指指自己的大盖帽说“请给它一点面子”,给我们上了尊重人和尊重劳动一课,放我们走了。这两件事情都过去十多年,我还记得这两名警察严肃而又亲切的形象。牛皮!

厦门警察之所以牛皮,是因为他们太想牛皮了。我是谁?我是警察!警察的话谁敢不听?我以法律的名义铐你!铐你还敢反抗?那就是对抗执法!什么人对抗执法?罪犯!怎么办?坚决拿下!这也许是厦门警察的工作思路。自以为牛皮的厦门警察,这回可是落伍了。

警察是维护社会秩序的力量,等同于处在秩序和反秩序的中间地带,警察的更大作用应该是缓解各种社会矛盾,而不是激化;应该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向人民耍态度。缓冲的技巧,该怎样牛皮,什么才是牛皮,应该成为警察好生学习――起码是厦门警察应该好好学习的专业课。

面对真正的罪犯,如果不以绝对优势兵力和排山倒海的气势压倒他,他就会伤害更多无辜,该出手时就出手,那是绝对的牛皮。在这点上,我们的所有警察――包括厦门警察――恐怕是过得硬的。但光凭这身武器还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警察,面对普通人――就是有点小违章的人,才能显示出警察的执法水平。出现了小问题、小违章怎么办?警察就得察言观色,要是初犯或无大碍,批评教育一顿,放他一码又如何?他就会叫你“警察叔叔好”,警民关系又进了一步。但也有一些重大犯罪分子就是在小违章后露馅的,警察就该果断执法,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样的警察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很牛皮的。

我庆幸这个送水工孙权民真的是一个好人,一个良民,如果他一牛皮,把自行车一撒,腾上手来,赤手空拳和警察拉开架式开打,甚至操根家伙。你说,这时候警察掏枪不掏枪?警察一掏枪,孙上去夺……好啦,不敢说了。要不,就出现一个冤魂;要不,就出现一个英雄。

我还是觉得那个天津的那个南京的警察最牛皮,因为他们让我深深地记着他们,还总唸着他们的好!征服心比制服人更牛皮!

 

(写于2003年7月底,发《社会观察》胡洪波专栏“正确的废话”)

 

  评论这张
 
阅读(475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