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我们用真情舞蹈,我们用凝重飘扬,我们用哭诉歌唱……

 
 
 

日志

 
 
关于我

胡洪波,曾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学员,改行后长期从事军事新闻工作,曾任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少校副团干事,转业后任职于人民日报社,现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参加山西晋城朝阳煤矿抢险,作为敢死队员下到矿井采访,拍摄一组新闻照片《井下抢险》(一组六幅)获当年全国新闻摄影金牌奖,荣立二等功、提前晋职。也是我国第一个报道核潜艇的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共党员,,祖籍湖北天门的北京市公民。

网易考拉推荐

南行漫记之六:三代西沙人  

2007-08-02 16:25:35|  分类: 老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行漫记之六

三代西沙人

胡洪波

 

  西沙岛上最老的公民是谁?最小的公民又是谁?这两个问题记者在北京就定下决心,上岛后要专门走访一下。

  6月3日,上岛后的第三天一早,在我们采风的路上,远远地见到一个小男孩在西沙王府井的街上走。嘿,西沙怎么还有这么小的公民?我们招呼着“小朋友”就去追。 哪知小男孩加快脚步往宿舍楼跑,等我们赶去时,人不见了,也不知进了那家门。这时,一个30多岁的汉子走过来,我们就和他聊了起来,得知他叫潘海鹉,是西沙食品站的职工。不聊不知道,世界真奇妙,西沙岛上最长的公民是他的父亲,西沙岛上最小的公民是他的儿子。

  随小潘进了他的家门, 见到了刚才的那个小男孩6岁的潘郎,记者问他是不是岛上最小的小孩, 潘郎的头象货郎鼓一样摇,笑着用手往床底下指。床底钻出了一个小孩,是潘郎的弟弟潘敢,今年才2岁零8个月。就这样,我们见到了西沙岛上最小的公民。

  小潘敢1991年10月出生在海南省陵水县老家, 去年3月随父母亲上西沙,至今还没下过岛。说起儿子,潘海鹉顿添许多痛楚,他点燃廉价的“宝岛”牌香烟,烟雾中揉着眼睛告诉记者,岛上只有5名学龄前儿童, 没有学校和幼儿园,孩子们每天除了玩石头贝壳,就是钻树林捉迷藏。大人苦点累点没关系,可说啥也不能苦了孩子。不管上班多么累,小潘夫妻俩下班后总要教儿子看图识字,但家里只有两本幼儿读物,还是去年从大陆带过来的,都磨破了,书页也发黄了,可没有新的呀。我们接过书翻了翻,看图识字的内容是水稻、小麦、飞机、汽车、火车、长江大桥等。记者问潘敢你见过这些东西吗? 他瞪着直勾勾的亮眼睛看着我们,不知所措。潘海鹉咬着牙对记者说,等过两年,一定要带他们去北京、上海、南京看看。他还告诉我们,今年夏天一过就把大儿子送到陵水老家上学去。

  潘海鹉带着我们经过西沙王府井大街,在西沙宾馆前面的一栋老平房里见到了他的父亲潘玉熙。64岁的潘玉熙脸膛黑红,戴着一副近视镜,说话嗓音宏亮,性格豪放。一见面他就拿出珍藏着的党员证明、革命残废军人等证件给我们看,并拿出一张去年6月14日的海南日报, 指着《西沙“活雷锋”》一文说:“这就是我。” 说完就后退一步抽着烟看着我们。

  老潘是马来西亚的归国华侨,1946年16岁的他随父母回海南陵水定居,次年便参加琼崖纵队,打了几仗,身上有枪伤3处,一处子弹贴着头皮穿过, 一处子弹从前胸穿透后背,一处打穿小腿。 18岁时他便带着3处枪伤和一身赤胆在战场上加入党组织。新中国成立后,老潘作为驻西沙第一代民兵,于1958年上岛。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老潘也“栽”了。他有一个姐姐留在马来西亚,他吃不饱的时候,便写信向姐姐要食品,姐姐不时给他寄来一些奶粉、 饼干等,后来“清理革命队伍”,老潘榜上有名,以“海外特务”的嫌疑,于1962年被清理下岛,带着不满周岁的潘海鹉回海南岛的老家务农。

  老潘这一代人是西沙的拓荒人,那时日子过得很苦。为了生存,老潘练就了一身赶海、叉鱼的本领,也掌握了一手治疗风湿、坐骨神经痛、关节炎、牙痛等病症的绝活,关键还是在岛上生活惯了,对陆地生活老潘很不习惯,他总算计着要重新上岛。1986年,老潘的请求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他便回迁到了西沙。

  老潘老了,工作没几年就退休了。老潘在部队时就是卫生队的排长,后来因被打倒,“职务”一直没给他解决,“连个股级干部都不是”,这一点他感到很伤心,为此他的5个女儿、1个儿子都是“农村户口”,没办法,只能让儿子来接班,具体工作是杀猪,但总算是“有了城市户口”。老潘骄傲地告诉我们:“我的儿子也是党员, 在农村入的党,算干部。”

  老潘在岛上也闲不着,和老伴住一间约有80多个平方米的老平房,每天看看孙子,还开了一间诊所,受某些广告宣传的不良影响,居然还在一块三合板牌子上写上“祖

传秘方”的字样,专治风湿、关节炎等,据他说,他可以“一根银针治百病”。老潘看病收费低廉,看一次病“还不够一包烟钱”,许多时候都不要钱,因此,岛上有人就叫他“西沙活雷锋”。

  我们要给他一家照张像,老潘立马换上一身老式军服,抱着一个三弦琴来到了海边。这三弦琴是老潘自己做的,琴弦是电话线,拔片是易拉罐片。老潘边调弦边说,岛上没这东西,晚上没法过。说完,老潘就开弹,弹的乐曲是《打靶归来》和《毛主席来到咱农庄》。

  照完像,太阳已经落海了,大陆方向是海茫茫的一片, 岛的背面是茫茫一片海。老潘看着远处的海对我们说, 回到北京有空就“给我这老头子写封信来。”还小心翼翼地把记者的名片收好,说“北京没去过,有机会一定去看看”。

  “叔叔,我会背诗”。小潘敢一下跳到我们面前, 背着手扬着头就大声背诵:

  大兴安岭,雪花还在飘舞/长江两岸,柳树开始发芽/海南岛上,鲜花已经盛开/我们的祖国多么广大……

是啊,祖国广大,人民伟大,记者突然想起颜真卿的一句话:位卑未敢忘忧国。 这不正是这三代西沙人的心灵写照吗?!

 

北京海军政治部新闻处胡洪波

电话6856548 邮编100841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