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我们用真情舞蹈,我们用凝重飘扬,我们用哭诉歌唱……

 
 
 

日志

 
 
关于我

胡洪波,曾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学员,改行后长期从事军事新闻工作,曾任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少校副团干事,转业后任职于人民日报社,现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参加山西晋城朝阳煤矿抢险,作为敢死队员下到矿井采访,拍摄一组新闻照片《井下抢险》(一组六幅)获当年全国新闻摄影金牌奖,荣立二等功、提前晋职。也是我国第一个报道核潜艇的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共党员,,祖籍湖北天门的北京市公民。

网易考拉推荐

南行漫记之三:男儿女儿走西沙  

2007-08-02 16:09:58|  分类: 老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行漫记之三

男儿女儿走西沙

           本报特约记者 胡洪波

 

  5月31日11点,我们匆匆吃完午饭, 把还未干透的衣服一卷,挟带着西瓜、矿泉水等“上甘岭”必备品还有一身吃大苦耐大劳的豪情,登车往码头赶,开始西沙之行。

  进了殴家园码头,只见码头上停着上十艘灰色的海军舰船,在弦号831运输船旁边,围聚着卡车、面包车、 卧车上十台,还有一群鼎沸的人声。最扎眼的是,十几个靓丽的女人聚在一起,要命的是在她们长发飘逸的上方,还猎猎飘动着一面红艳艳的团旗。她们就是三亚市团委赴西沙慰问团的女团员。

  还是袁部长为我们送行,在他的特别关照下,我们没有排队等候,下了车就径直上船。我们把行李放好,又回到船尾看装船。团旗没了,女人没了,穿便衣的也没了,码头上只剩下一群军人和一大摊油桶、麻袋等,等最后一个百姓上完了,他们才一溜小跑往船上搬东西。这就是西沙人,一切方便让给他人,总把自己放在他人的后面。

  船头堆放着近百袋大米,中部放着数十桶机、柴油,船尾放着蔬菜、食油等,转了一圈,还听到有“嗯嗯”声和“叽叽”声,细看,竟是5只小猪和一篮子小鸡。 这些小生灵都是驻西沙琛航岛的某连炊事班长陈宏忠带的。小陈说,这是岛上派他专门来三亚采购的。

  三亚青年赴西沙慰问团由37人组成,代表全市37万各族人民,其中男性成员20名,女性成员17名,绝大部分人是第一次到西沙。少女不知航渡苦,船一开,她们就高兴地在甲板上来回穿梭着,说笑着,指着生生不息的海说: “这么大的风浪?”

  “难得碰上今天这么好的海况。”驾驶室里,船长张知义少校对我们说。张船长是老资格的航海者, 他一入伍就跑西沙这条航线,36岁的他已有了17岁的航海历史。 他驾船创下的一年跑1.6万海里舰队纪录,创造过一年跑15次西沙的海军纪录,并曾在一周时间内连跑两趟西沙,他的青春大部分都留在了通往西沙的航线上。除了跑西沙, 为西沙运送油水补给之外,他还曾8次到南沙巡航, 并运送我国首批维持和平部队到柬埔寨。36岁的历程却融着与天斗、与地斗、与海斗还时不时与人斗的辉煌,真是充实浪漫。

  船行5个多小时后,风浪渐大, 记者听到船弦两旁不时有“哇哇”的呕吐声,还是清一色的女声。哎,太不经折腾,正有点幸灾乐祸,却发现一个奇迹:苍蝇也晕船呢。两只一直在耳边萦绕的苍蝇,显然不行了,只埋头在桌子上打转。开饭铃响了,许多人、 尤其是小姐好象久吸鸦片突然断顿的人一样脸色腊黄,含着一小口饭如同嚼蜡头般痛苦,我等却食欲大增,喃喃自语“三碗不过冈”,直到四碗后才打住。西沙,不仅是一条布满艰险的航线,也是一次意志的航行。

  据有关部门的同志说,近年来,在东南亚海区海盗猖狂,他们驾着大马力的船只,设伏伺机抢劫过往船只,还时有不明国籍的飞机在我船上方盘旋侦察。新闻职业的驱使,记者还真巴不得这回能遭遇一次,看看这狗日的海盗到底是啥模样,反正船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一个朋友马上打茬说,实在不行就把小姐给他们,一个小姐听后立马回敬一句:恶毒。

  晚10时左右,船上的人大都入睡了,记者并无睡意,攀上三层船顶,相视而坐,看海看天“侃大山”。突然,发现天边出现了两颗星,且越来越亮,越来越近,渐渐地,看清了,这是两架飞机。 他们很快退到离我船约800米的空中,呈8字盘旋飞行。约10分钟后消失。

  张船长告诉我们,这里是公海,他愿意来就来,他飞他的,我走我的,咱们不怕。

  一觉醒来,天已放亮,外面“哗哗”地下着大雨。预计上午10时到西沙永兴岛,我们洗漱完毕, 便到舱外看西沙。前方仍是雨朦朦一片,海水深蓝,就象是倒进了一大瓶蓝墨水一样。看了一会看不见,就又回到舱里睡觉。

  朦胧中,听到船上广播在喊话,便翻身起床就往外跑。

  哇━━西沙,我看到你了!我们一人奔船头, 一人奔船顶,只见西沙静静地躺在前方,天上的霞光和岛上银滩交融在一起,西沙浑身披金戴银,一看就美丽富饶。在西沙永兴岛的左前方海域, 我人民海军南海舰队的两艘导弹驱逐舰锚泊在这里,看着它,记者顿生一种安全无比的感觉。

  这时, 来自三亚凤凰国际机场的王丽娟小姐来到记者身边,与记者谈起了渡海上西沙的感觉,还说她带来了节目,要为战士们演唱。记者问她是问那种风格的,这时,船上汽笛长鸣,向西沙致敬,久久不停。王小姐惊恐地捂上双耳, 等汽笛声停了,这才告诉我:“就唱这种风格━━通俗。”

  6月1日早9时45分,船靠码头。西沙,我们来了!

 

  通联:北京海军政治部新闻处 胡洪波

  电话:6856548,6856257 邮编:100841

  李主编:现在我已上了西沙永兴岛,只有军队卫星电话,没有地方线,如有急事,现在可打:0899━212609(找邓裕斌转),他在三亚可接,尔后通过军队卫星电话告诉我。在我下岛前,都可这样中转一下。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