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我们用真情舞蹈,我们用凝重飘扬,我们用哭诉歌唱……

 
 
 

日志

 
 
关于我

胡洪波,曾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学员,改行后长期从事军事新闻工作,曾任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少校副团干事,转业后任职于人民日报社,现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参加山西晋城朝阳煤矿抢险,作为敢死队员下到矿井采访,拍摄一组新闻照片《井下抢险》(一组六幅)获当年全国新闻摄影金牌奖,荣立二等功、提前晋职。也是我国第一个报道核潜艇的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共党员,,祖籍湖北天门的北京市公民。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这样写《中国西点》兼谈我所认识的《冰点》还有李大同  

2007-09-04 13:27:28|  分类: 老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觉冰点

──我所认识的《冰点》还有李大同

 

  4月21日、25日,本报《冰点》分上、下两篇, 连续刊登了我采写的稿子《中国西点军校》。至27日, 我文中提到的3名人物已收到读者来信,上至将军,下至学员,这个学员旅还接到军内外的许多电话,要求去参观、学习。在海军机关,此文也引起反响,海军、海政领导都看了此文,并称赞本报、《冰点》办得好,部队欢迎,官兵爱看。

  作为一名部队新闻干事,为非常挑剔、刀子很快的李大同写第一篇稿,就能闯关夺隘冲杀出去,并一上一下搞了一个来回,自是高兴。细想,还真好许多感想。

  从今年一月起,我到本报法制军事特刊部帮助工作三个月,3月25日是我在报社帮助工作的最后一天。这天, 我在报社门前玻璃柜窗里看到一张粉红色的海报,曰:今日下午举办董月玲的《二0二路有轨电车》作品研讨会,还“欢迎有兴趣的同仁参加”。在此之前,冰点的“粪桶”、“安乐死”、“艺术家部落”等篇篇都掷地有声,令我仰慕。此前,与李忠、、海峰、兴龙等人神聊中,得知《冰点》已被报社青年人视为高峰,攀登不止。我亦顿生征服欲。要征服冰点,必须了解冰点,就这样,我就挤进了6楼的“二0二路有轨电车”。

  我是唯一的一个“外来户”。当报社前辈要求与会者都介绍一下时,我是红着满是伤疤的脸说了一句:“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干事。” 先听董月玲讲,再听李大同讲。李大同所讲的一切,似乎游离了“有轨电车”,有草原牧马人、“阿波罗”登月者、“小姐”和“粪桶”、“一只袖子盖住半个手臂的手在胸前晃来晃去”的男人等,各具神彩,活龙活现。在这种游离中,大同将《冰点》主旨、味口、行文走笔等,在“故事会”的氛围中一一注解,到后来,李大同整个成为一个赋于了血性的《冰点》。尤其讲到“007” 电影里的老板的那句话“你不要去找什么重要的事件,我是要你使这件事情重要起来”,我此时的血也一个劲地往外冒,不由得对身边的兴龙说: “我碰到了中国新闻

洀憽拕界的狠人”。也就是听了这句话后,李大同再讲的啥我都记不起来了,整个思想都顺着大同指引的“有轨”道路,去想我的经历中有没有能使之“重要起来的事情”。

  我想到了中国的西点军校。

  “我要认识他!”我坐立不安, 一会就捅一下坐在身边两眼巴巴盯着大同的兴龙。一散会,我就抢占有利地形,跑到大同要路过的兴龙的办公室,盘算着半路杀出,劫道相识。当大同端着茶杯路过时,却临阵退却,胆儿全无,只等兴龙介绍了。

  那知余兴未尽的大同,与跃刚又在办公室神侃起来,或朗声大笑,或拍案叫好,其谈话的紧凑连贯,有如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何况我这个生人。我生怕大同嘎然离去,就敞开大门,听着那着的动静。到6点半了,他们还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我就硬着兴龙去打个“穿插”,我就斗胆走进了大同的门。

  大同很好。

  晚上7点多钟,当他们突然感到“哎哟,该走了” 的时候,我趁机提出到外面小吃店聚聚。于是,在出大门左拐不远处的“超超居”,我等4个不回家的男人借着拍黄瓜、拌豆腐丝还有啤酒,易地再侃。

  我是主侃。但侃的第一个题材是我在西沙采访过的三代西沙人。这一家三代,是西沙唯一的一个三代家族,爷爷有自制的琵琶不像琵琶、吉它不似吉它的弦乐,电话线做琴弦、贝壳做拨片,以椰子炖石斑鱼润喉,自弹自唱着《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乐曲,与世无争,儿孙满堂,悠哉游哉。小孙子才2岁,成天猫在床底下守着贝壳, 不到吃饭不出来,一本“大兴安岭雪花还在飞舞,长江两岸已百花飘香,我们的祖国多么广大”的看图识字书,已泛潮发黄。我所粗识的冰点就是将这些普通人鲜为人知的生活反映出来,使普通人成为新闻的主体。将这些讲给大同听,大同说:这是个东西,但不好写,难把握。 一听这话,我便将这一题材打住,立马抛出“西点军校”。

  我尽讲一些别的军、兵种没有的事,如:将军养了一条狮子狗, 早晚散步时总带着它;112条桨森林一般举起,向将军行海军礼; 兽营训练,你们现在不是人;美国举办全美小姐选美,每位佳丽登台亮

相时,挽的都是一名海军军官的手……我讲这些时,我看见大同的眼睛渐渐亮了,手里的筷子也放下了,“有意思,有意思”频频感慨,跃刚不失时机地叫响:“上冰点!”

  大同首肯。

  事情并没完结,我须乘胜追击。又给大同讲“荣誉是不能出卖的”,“舢舨拉屎”等,大同听后,手指一下点将过来:“写,要不写这些,我杀了你!”跃刚说:“一篇容不下了。”大同头也不抬地说: “来上下篇,先写2万字再说。”大同告诉我:“今天你怎么说的,就怎么写,不要做作,原话写上就行。要写出中国海军的风度、气势来。”

  大同真好,并不是他发我的稿我就说他好。主要是他能理解人,尊重人,好在人品、文品上。他能顽强地听人讲下去,在他那里,我可以信马由缰。他由你跑一段后,再讲评你适合跑什么,如果你跑直线,他就给你加速,如果你跑曲线,他就让你要跑得悠美一点,曲直原委只要通情达练,皆可成文章。他的高明,就在于能在你的放纵中把你掏干,再取其精华,结成冰点。如此这般,《冰点》又怎能不纯不火呢?!

  推杯散去,各奔西东。两天后, 我将每日写到凌晨4时19000字的初稿交与大同,并以“在天亮以前解决战斗”  的军人速度当日就要大同拍板。大同曰且慢,还要予他人共阅后再给说法。又是漫长的两天过去,大同召见。 当我戎装一身气喘吁吁一步三格楼梯地登上我心中的制高点时,大同见我就笑盈盈地请我落坐,再一点一点地讲评。告诉我,必须再去一趟,要有现场感,要参与进去。当我告诉他, 4月23日是海军节,希望能在此前后见报时,大同“大同”曰: 可以考虑。告我:21、25两日见报。于是,我打点行装,于4月9日飞大连。

  大同越是相任,我越是不敢怠慢。到达当日下午即直奔学员队,次日一早6时起床看升国旗。展开车轮战,白天一个队一个队、 一重点人一个重点人地过,晚上找来一套共10册《西点军校》丛书,阅读、摘抄。只在次日给北京的大同打了一个电话报告,此后断绝与外界往来,吃住在学员队,以期尽快达到冰点。

  至14日,采访结束。我叫旅长找来一台四通打字机,闭门修改、

写作。一昼夜后,即上到25000字。只剩一个结尾时, 又兴奋地向大同报告。大同只讲了一句话:18日前必须发回。

  结尾怎么写、写什么?真是难煞吾也。半天过去,无法落笔。 16日下午,陪同我的政工办公室主任贺真理见我这般痛苦, 一定拉我出去散步。我们下楼,却以军人的默契,直奔大操场。这里的学员星期天都是休半天,此时操场上正在走队列。操场旁有一个航母甲板似的检阅台,平时,院内的家属小孩是不能登上这块将军才能上的地方的,星期天了,偏偏有3个小女孩在上面跳橡皮筋, 要命的是他们居然把懒隋地皮筋挂在四周铁链做的拦杆上,任凭操场波涛汹涌,我自玩个尽兴。

  看到这一幕,我就象看到了一幅战争与和平的写意画,真是太富诗情画意了。我们不是战争狂,我们培养这些彪悍、勇猛的军人,并不是寻求战争,我们是为求得长久的、世世代代的和平而练兵。军人的宗旨、军人的人性,在这一幕中都得到极其完美的体现。

  “我找到结尾了。”我掉头就走,坐到打字机前,一气写将出来。

  17日发回北京。18日收罗照片。19日我飞回北京。出了机场,直奔报社。我在门前给大同打电话,大同喊:“你怎么才来呀, 快点上来。”

  当日编辑到7时30分。大同只说了一句话:“这个结尾写得不错。”次日出大样。再次日见报。隔4日后连发。

  此后,我又到过两回报社,还想小范围地──主要是我能当主侃地──来点拍黄瓜、拌豆腐丝之类地活动,但大同太忙,无暇光临。但既然已被“冰”了一回,我自当努力再“冰”一回。我已磨刀嚯嚯,把刀磨快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