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我们用真情舞蹈,我们用凝重飘扬,我们用哭诉歌唱……

 
 
 

日志

 
 
关于我

胡洪波,曾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学员,改行后长期从事军事新闻工作,曾任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少校副团干事,转业后任职于人民日报社,现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参加山西晋城朝阳煤矿抢险,作为敢死队员下到矿井采访,拍摄一组新闻照片《井下抢险》(一组六幅)获当年全国新闻摄影金牌奖,荣立二等功、提前晋职。也是我国第一个报道核潜艇的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共党员,,祖籍湖北天门的北京市公民。

网易考拉推荐

来我家拜年的贵客  

2010-02-21 04:19:00|  分类: 我的亲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荆门弟弟家过的年,初四我们全家开着三辆越野车就回天门了,给我姑妈拜年,给我爷爷奶奶上坟。我家的那个镇叫胡市镇,我们姓胡的特别多,但我家的直系亲属在小镇上已经没有人了,我在小镇上生活了16年。我的老父亲在小镇上当过镇长,七八十年代还当过红旗公社的书记、合丰区的区长,算个老干部老革命。因此,妹妹单位的人都戏称我们是“高干子女”。

初四中午到胡市,吃过午饭就给爷爷奶奶上坟,去烧纸钱,去嗑头上香,这是我的老规矩,只要一回到胡市,放下饭碗第一件事就是上坟。这件事办完,我在胡市基本上就没事了,天门的同学、战友拼命打电话,喊我去打牌,我是个“好脚”,技术不高胆量大,总赌自摸,开钱也痛快,同志们都喜欢和我玩。我倒不是惦记着去打牌,关键是胡市太冷,想到天门的宾馆去洗热水澡。姑妈一家人都热情挽留,要我住一宿,实在推不开,就住了一晚。

初五一大早,就有一对年轻夫妻找到我家住的亲戚家,敲门进来,一进门就冲着我父亲喊爸爸,冲着我的母亲喊妈妈,男的女的都喊。父亲母亲被他们一喊,一时搞糊涂了。老夫妻只是糊涂了,小夫妻却却哭了,他们拉着父亲母亲的手说:胡爸爸、董妈妈,我是陈鹤年的儿子呀!

这一说,我们就恍然大悟。事情还很从三十年前说起……

我母亲是胡市血吸虫防治组的护士,在我当兵走的前一年,血防组住进了一个血吸虫晚期的中年病人,叫陈鹤年。他是河对面农村的,家里穷得要死,本人血吸虫到了晚期,肝腹水,大肚子。很瘦很瘦,肚子却很大很大。他娶了一个老婆,是个哑巴,家里有三个孩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拖家带口,当家的老陈却得了重病,不能干活,家贫如洗。

老陈人很好,见面一开腔总是先笑。他会下象棋,我一放学,他就教我下象棋,我下象棋就是跟老陈学会的。开始的时候,他让我车马炮三个棋子我还搞不过他,但不出半个月,我让他一个车他也搞不过我了。那时我学东西好快。

尽管我家是小镇上的“高干”,但也很穷很穷。那时当乡镇干部是不能收受农民钱物的,我父母亲总共拿70块钱的工资,却要养活我们四个小孩、三个老人、加上他们自己共9口人,我记得我们四个小孩上学的钱往往都是不能一下子就交齐,只能一点点地凑。尽管我家也不富裕,但跟老陈家比我家就算是在天堂了。老陈苦啊,血吸虫病人最需要的营养,他却没有,天天都吃青菜咸菜,身边也没有人来陪住照顾。我母亲看老陈实在是困难,就接济他。那时我家也没有钱,只能是让他吃好一点。这样,我家做好饭后,第一碗饭总是盛给老陈,有点荤菜总是先给老陈先夹上。因为一开饭,别说荤菜,啥菜都会被我们四只小老虎一抢而光。

那时我父亲总在乡下,一周能回来一次就算不错了,我们也很少见到父亲。但父亲一回家,母亲对父亲说的事就是医院里病人的事,张家困难李家困难,要我父亲能照顾就多照顾一下。这样,我的父亲、公社党委书记就知道了老陈家困难的事。以后,逢年过节,只要给困难户发钱物,父亲总要给老陈家留一份,然后,叫老陈他们大队的书记亲自带回去给老陈,这样,老陈家吃的用的基本上有了保障。

那时副食供应也非常困难,火柴、白糖、猪肉等都要供应,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凭票买。我家都少见这些东西,父亲却总是想着老陈,只要老陈提要求,父亲就会批条子,老陈拿到父亲批的白条子就能当票证使,就能买到这些紧俏物资。

我记得有一次父亲带我去过早(吃早饭),一上街进入菜市,就有一个瘦瘦小小的娃娃喊我父亲“爸爸”,给我们递过来一捆青菜,这是老陈的儿子。父亲问他为啥不上学?他说学费交不起,弟弟妹妹都不能上学了,在家种自留地种菜卖。父亲一听就说不行,不能不上学,父亲很直白地告诉他,不读书你们家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一定要读书。娃娃哭了,说家里实在太穷,实在是没有钱上学。父亲一听,就说你的菜我全部买了,你收摊吧,跟我走。父亲一只手牵着我,一只手牵着娃娃,到了公社教育组,父亲找到教育组的组长说,老陈家实在困难,你们做点好事,把他们一家三个小孩的学杂费都免了吧。这样,老陈的儿子就拿着我父亲写的条子和教育组盖的章子回家读书去了。此后,每年父亲都要为老陈家三个孩子上学的事写条子,每年学杂费都全免,一直到他们高中毕业。

后来,我就当兵走了,第二年,老陈就死了,以后,老陈家就没有和我们来往了。又过了几年,父亲就退了,我们全家都离开了胡市……

老陈一家人却没有忘记我们。老陈的儿子很争气,果真考出去了,都在武汉工作,一个是饭店的厨师,另一个也在饭店做行政工作,都结婚生子了,把他们的哑巴妈妈也接到了武汉生活,一家三代人过得很幸福。

但是,每到过年的时候,他们的哑巴妈妈就会打着手语告诉他们,要感谢恩人胡书记、董医生!每年吃年饭,哑巴妈妈就要唠叨这件事。大儿子为了圆母亲的心愿,每年初几的都要带着烟酒到胡市镇委家属院,找我们一家人,要给我家拜年,要谢恩。一开始是老大一个人来,后来是带着老婆来,再后来是带着老婆、孩子来,但因为我们都不在胡市过年,每年老陈的儿子都会趁兴而来,扫兴而归。每年,他们的哑巴妈妈就会失落地流泪……

他们已经找了我们七八年了!

今年,陈家老大带着老婆、孩子照旧来到胡市镇委家属院,上我们原先住的家去敲门。这回,有人告诉他们,胡书记一家人回来了,在姑妈家呢。一听这话,他们就到胡市街上,一家家打听,终于找到了我们的住处,见到我的父亲母亲——他们找了八年的胡书记董医生,一开口就喊“爸爸”“妈妈”,激动得直掉泪,啥话也说不上来……

他们给父亲带了两枝江酒,父亲很高兴地收下了。得知他们还带着小女儿来的,父亲就让我妹妹拿着二百块要去给小孩当压岁钱,但这小俩口已经想到他们的胡书记会这样做的,就把女儿支到很远的地方等着,妹妹跑出去几百米也找不到这个小女孩,只好回来硬要塞给小俩口,他们就是不收……

我父亲说,见到你们过得好,我们全家都很高兴,老陈在九泉之下也就放心了。我父亲告诉他们,老陈是个很善良的,他走得早了,但善有善报,你们家会越过越好的!

他们走后,我们全家就都在议论这件事,多做好事,多帮助人,多积德行善,才能过得安逸,活得安稳,健康长寿!善有善报——我们都信这个理!

 

  评论这张
 
阅读(2735)|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