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我们用真情舞蹈,我们用凝重飘扬,我们用哭诉歌唱……

 
 
 

日志

 
 
关于我

胡洪波,曾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学员,改行后长期从事军事新闻工作,曾任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少校副团干事,转业后任职于人民日报社,现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参加山西晋城朝阳煤矿抢险,作为敢死队员下到矿井采访,拍摄一组新闻照片《井下抢险》(一组六幅)获当年全国新闻摄影金牌奖,荣立二等功、提前晋职。也是我国第一个报道核潜艇的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共党员,,祖籍湖北天门的北京市公民。

网易考拉推荐

我所认识的“贪官”戴玉庆(图)   

2012-07-25 15:5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认识的戴玉庆(图) - 胡洪波 -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7月20日,广州市纪委通报称,广州日报社原社长戴玉庆因涉嫌严重经济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当天,广州的朋友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朋友用新闻人特有的干练只说了六个字:戴玉庆进去了。我听后竟没有觉得吃惊,因为我就料到戴玉庆迟早会进去的!

1996年底,人民日报社拟在广州组建华南分社,人民日报社副总编李仁臣兼任华南分社社长。当时我从海军新闻处转业到人民日报才四个多月,我放弃了中央机关和国家部委11个单位的接收意向选择人民日报,就是想进编辑部。等进了人民日报社,才知报社当时有规定,军转干部不安排进编辑部,只能分到行政口,所以我就很郁闷。听说华南分社缺干部,我也愿意去。这样,人民日报社副社长许中田向李仁臣推荐了我。李仁臣是个很帅气的高官,他爱才的,喜欢能写的人。他让我给篇我的作品他看看。当时我就到报社图书馆,把我刊发在中国青年报两个整版的文章《中国西点军校》复印了一份,给了李。李让我等通知。

第二天下午,就接到通知,让我到李总办公室开会。这是华南分社筹建小组的第一次大会,在整个人民日报社系统抽调了约十名精兵强将,马上就要开赴广州工作,我是其中之一。在这个会上,我认识了戴玉庆。当时,他的职务是华南分社副社长、总编辑,是仅次了李仁臣社长的第二号人物。到会的人都要作自我介绍,我说完我的名字,戴当时就微笑着对我说:哦,中国西点军校,海军政治部的转业干部。似乎对我很熟悉很欣赏。散会后,我又在走廊时碰到戴了,戴特意对我说了几句话:从中国西点军校,就看出了你的水平,以后就转到编辑部门吧。

到广州后,戴对我是挺好的,器重和欣赏我。当时华南分社一穷二白,啥都没有,连辆车都没有。我利用我在军队的关系,先从广州海军部队、又从广州军区部队各协调来一辆车,部队无偿提供车辆和司机,为我们华南分社服务。从此戴玉庆出入都有车了,司机还是军人,很得意的。

戴样子长得很书生,还戴付金丝镜,温文尔雅得不行。当时他才四十岁刚出头,就官至正局,中央要员。当时新闻单位用电脑才刚刚开始,他就有笔记本电脑办公了。他这一做派,当时在广州新闻界也小有轰动,觉得此人好神,处处都是新思想新做派。应该说,当时的广州还是比较土的,戴玉庆的出现,让广州人眼前一亮,原来做官还可以这样时尚啊。其实戴这副文静的外表下,有一颗不安份的心。就是耐不住寂寞,总爱折腾。这种性格,成就了他后来在广州日报社的辉煌,也将他并入贪官的范畴。

每天到下午上班,戴玉庆就要到我的办公位置来找我,总问我一件事:今天晚上有啥活动?说实话,我那时对广州还挺熟悉,朋友也很多,但朋友都在军队工作。那时广州挺开放,但我们都很少到地方去活动,我们在一起活动,无非就是吃吃饭,打打扑克。戴玉庆不玩扑克、起码那时他不玩,他坏坏的像邻桌同事一样的笑问,说明他那时对我们所谓的“浪漫生活”充满想像,尽管此浪漫非他想像的彼浪漫,但还是说明了戴的纯洁吧,

戴关注晚上的活动,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就天天联系朋友安排吃饭。这也是很困难的。首先,做东的朋友身份不能太低,如是政界的,官位不能低于处级,如在生意场上的,先要有军人背景,再就是重量级别上应该是亿万富翁吧。其实,不能有工作关系、利益关系。当时进华南分社就可将个人行政关系调进中央机关,在广州是很有诱惑力的。但做东的朋友,不能有这样拖泥带水的关系,主要是不能给领导添乱,不能让领导吃一顿饭吃出压力来。我就主要把握这两点。

当时与戴一起任副社长的还有一位是军队转业干部,刘副社长。此人河北大汉,军人气质较浓。筹备期间,办公条件不允许,戴和刘都在一间办公室里办公。安排领导活动时,我自然是将两位领导一并参加。对此,戴也没有反对过。但因接待他们的朋友多有军人背景,饭桌上聊来聊去竟然都把刘当成了主角。我靠,这事就麻烦了。

戴心眼忒小,不大气。他从这种风声水起中,想到的不是正能量,而是感觉到了危机。有一天,他突然问我:他和刘,我听谁的话?我一听这问题,就从心底里对戴有了不屑。来说是非者,定是是非人。我也是长期在军队统帅机关和中央机关工作的处级干部,他就不该问我这个问题。我当时就尽量用轻松的口吻回答戴:领导的话我都听,在此前提下,我听直接领导的。戴觉得我答得不到位,因为我没有明确说只听他的。后来,戴又几次问到这个问题,我都一样的回答。见我不明确回答,戴有一次竟顾不得领导的形象,对我把话挑明了,他要我写一份保证,只服从他的领导,不听刘的指挥。我对戴说: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写,这个保证我绝对不会写,因为这是违背组织纪律的,也是违背我做人的道德的!

就这样,在我把一大批人招聘进了报社,在他们即将开始培训的时候,我离开了广州,回到了北京人民日报社。之后,和戴打过几次电话,就再也没有了联系。但我一直关注着他,看他把广州日报搞得挺红火,发行量到了180万份,也为他高兴,默默地祝福他。但我有预感,他有致命的毛病,一是心眼小,好拉山头,二是耐不住寂寞,过不了平静日子,三是好占人便宜,重要的是占了人便宜还不给人办事,这些都是硬伤——做官之大忌,如果戴不改掉这些,他必载无疑。果不其然,戴玉庆就这样载了。

我不落井下石,在这里,我只想说一声:戴总,多保重!有机会活着出来——我知道你家还在北京,如果你还认我这个朋友,我教你打扑克牌,和我的一帮部队朋友打,只挂报纸,不来钱的,简单的幸福,才是真幸福。你说呢戴总?

  评论这张
 
阅读(53195)| 评论(1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