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我们用真情舞蹈,我们用凝重飘扬,我们用哭诉歌唱……

 
 
 

日志

 
 
关于我

胡洪波,曾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学员,改行后长期从事军事新闻工作,曾任海军政治部新闻处少校副团干事,转业后任职于人民日报社,现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参加山西晋城朝阳煤矿抢险,作为敢死队员下到矿井采访,拍摄一组新闻照片《井下抢险》(一组六幅)获当年全国新闻摄影金牌奖,荣立二等功、提前晋职。也是我国第一个报道核潜艇的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共党员,,祖籍湖北天门的北京市公民。

网易考拉推荐

马兄发祥,当这么大官干嘛?  

2014-11-17 20:5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兄发祥,当这么大官干嘛? - 胡洪波 -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这是我去年10月7日给马发祥发的短信,一条哲理的段子。

马兄发祥,当这么大官干嘛? - 胡洪波 - 胡洪波:正确的废话

 

13号晚上,我下班回到海军大院的家,家人对我说,院里有人跳楼了,听说是个老头,当老大个官呢。我还以为是谣言,没有理会。一会,有几个电话打来,问我:听说马发祥跳楼自杀了,你知道吗?电话还说得有鼻子有眼,马副政委出事的那栋楼,离我家就相隔三栋楼。我这才将信将疑地去找机关的同事核实,结果是真的。

一个中将,跳楼了,这是个特大新闻。现在网上对海军副政委马发祥跳楼的原因猜测很多,我也不知道为啥。但是,在我的眼里,马发祥就是个文人,是个谦谦君子,是个邻家好大哥,至少在我们交往的这几十年,马发祥都是这样的形象。

我和马发祥认识正好三十年。1984年,我当时在辽宁锦西县(现在的葫芦岛市)海军飞行学院一团政治处宣传股任新闻干事,团里一位军务参谋很尽责,在大街上看到有军容不整的海军军人,他都要上前纠正。我就拍了一张他在大街上纠正军容风纪的照片,加了说明寄到了人民海军报社。过几天,海军报社登出了这张照片,但说明正好说反了,说那个参谋军容不整。一看到这篇报道,我就很着急,给海军报社值班室打电话说明情况,请求他们更正。一个值班编辑很认真地听了我的情况反映,态度非常诚悬,说话特别和气,他要我不要急,他告诉我,更正是不好处理的,让我再写一篇这个参谋的稿子,海军报给发一下,以此来弥补造成的影响。这个值班编辑就叫马发祥。就这样,我们认识了。那时他是海军政治部人民海军报社的编辑。

此后,每次到北京,我都要到黄楼五层的海军报社看看马发祥编辑。每次,他都放下手头的工作,给我搬椅子,给我倒茶水,问寒问暖,很热情地接待我这个从甚至来的新闻干事。他总是戴着一幅眼镜,稍微歪着头,脸上带着微笑,很认真地听我讲话,听我汇报新闻线索。在我讲话的时候,从不打断我的话,只是频频点头,鼓励我继续说下去。我讲完了,他再一条一条地给我分析,给我讲当前海军的报道重点,讲评我的每一条线索。大都没啥新闻价值,但他讲的话我就是爱听。

后来,我调到了海军政治部宣传部新闻处,我们成了海政机关的同事,我就在他的楼下办公。这样,我们接触的机会更多了。尽管见面的机会多了,但我们也没有任何私下的交往,还和以前一样,有事就到办公室说,说的都是工作上面的事。他那时担任海军报社政工处处长,有关海军部队政治工作的新闻稿都通过他来编发,在海军新闻界权力也不小,但他还是那个样子,那样谦和。

1994年夏,海军福建基地快艇支队两个志愿兵在长途汽车上勇斗歹徒,身负重伤。福建基地的领导亲自给我打电话,请我们海军新闻处去帮助搞报道,快艇支队的领导还专程到北京来汇报。这样,在我的推荐下,海军把这起突发事件列为海军典型,我受命前去牵头,负责全部报道任务。我组织了一个新闻采访团,我是牵头负责人,带着解放军报、新华社、光明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海军报的记者一同前往。马发祥亲自出马,作为海军报记者参加。

一路上,我要负责行政上的联系协调,还要负责业务上的采访,眼看着采访就要结束了,新闻稿子还没有写出来,有一天晚上9点多钟了,马发祥突然来到我的房间,他面带微笑问我:小胡,稿子谁写?我说:我写呀。马问:你啥时候写?我说:现在就写。听完马发祥就笑,你一天到晚忙东忙西的,哪有时间写嘛。我请他不要走,搬把椅子请他坐下,请他坐在我旁边,看我写稿,进行指导。然后我打开四通打字机(那时还没有电脑),打开采访本,开始写稿。他就象一位大哥一样,很安静地坐在我旁边,一声不吭看着打字机的小屏幕。我想了一会,当时的社会风气就是不敢见义勇为,各自管各自,而我们就是要宣传见义勇为,要勇于站出来,要敢于伸出手。我想,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当我们都伸出手,就会聚集成正义的森林,就能挡住歪风邪气。因此,我确定下通讯的主题,写出了题目《举起森林般的手臂》。当我与完题目,马发祥就惊叹了,就高兴得笑了,对我说出四个字评语:你这小子!

到晚上一点左右,我的稿子写完了,共一万五千字。写完后我让开位置,请马处长来检查指导。他坐在打字机前一字一句看,不停地赞叹,好!看完后,他对我说了四个字:海军才子!回北京后,马发祥亲自编发此稿,头版头条,以两个整版全文刊出。

因为福建行,因为新闻业务,我俩的关系更进一步了,彼此都很佩服。我叫他大哥,他叫我才子。

才子不敢当,在新闻业务上,马发祥是我的老师。我们在一起讨论线索、讨论稿子,我俩的观点和角度都高度相似。他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我们一冷一热,一温一火,很合拍,话也能说到一起去。

1996年,我离开了海军政治部,转业到了人民日报,他也离开了人民海军报,升官了,到海军政治部任副秘书长,后来又升任秘书长。

离开海军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了,偶尔在大院见上一面,我们都要站在一起聊半天。有一天,记得是个夏天,晚饭后散步,我们又在他家的楼下见面了,他推辆自行车,和嫂子一起。那时他已经是正师职大校,但也住着团职干部房,我们两家相距就一栋楼。他笑嘻嘻地叫我“才子”,然后我们又开聊。这次他给我说起了一件事,他说,你嫂子马上要内退了,你嫂子一直在做编审工作,退下来后,想找份与文字相关的工作做做,看我能不能帮帮忙。我当时正担任一家杂志社总编辑,我当场就答应:没问题,随时来上班。

很快,我又得到消息,马发祥又升官了,到海军装备论证研究中心当政委,副军了。我第一时间给他发了短信,祝贺高升。但他没有回复。此后,嫂子工作的事,他也不跟我提了。我估计他可能用不着我了。那时没有微信,逢年过节,我们都会发个短信问候。

不久,他又升官,到海军试验基地任政委,官至正军职少将。一般到了正军,我们都以首长敬称,首长当然工作忙了,平时的兄弟,也会有顾不过来的时候,因此,我交往的原则就是,朋友到正军后,就不再主动联系了,他有事找我,我都认真办,他没事找我,我也不主动找人家,因为首长忙。就这样,我和马发祥的联系就很少了。

有一次,我给朋友转发好玩的、带点黄的短信,也转给了马发祥,他没有回复。突然有一天在他下班去食堂吃饭的路上我们碰见了。他笑嘻嘻对我说:你小子给我发条短信,又没写你的名字,我不知道是谁发的,谁给我发黄色短信呢,结果想了半夜,最后查电话本,才查出是你小子发的。说完我俩都哈哈大笑。但我也知道,那时起,我的电话已经没有存在他的电话里了。

此后,他又再次高升,回到北京,回到海军大院,当了海军政治部主任,不久又晋升海军中将。在他晋升中将授衔那天,我给他发了条短信:祝贺你荣升中将,你是我们海军新闻队伍的骄傲!他没有回复,但他收到了。

今年夏天,我路过海军大院的高坡处,远远地看到一个老头穿着白背心,拿着一根橡胶水管,在给花浇水,那是一片首长居住区,我想看看是哪位首长。走近一看,是马发祥。我当时就以部队传统的称呼叫了一声:马处长好!马发祥一看是我,马上放下手里的农活,关了水笼头,来和我聊天。我对他说,去年你到海军文工团审查节目,我看到你了。他说:你为什么不叫我?我说,你的官当得太大了,怕打扰你。马发祥一挥手,啥官不官的,我们永远是兄弟。后来,他又问了我的工作、家庭,我都一五一十如实回答。他微笑着听完,对我说,还是你这样好,活得轻松,自由,日子过得舒服。我开玩笑对他说,大哥你觉得我这样的生活好,那你当这么大官干嘛?说完,我们都笑了。他对我说,他的电话没有变,我每次发的短信他都收到了,还叫我有好的短信要转给他。还对我说,有什么事就去找他,我们永远是兄弟。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马发祥。

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后来的马发祥是啥样,起码在他当官不大时,他是一个很干净的人,是个文雅的人,是个温和的人,是个有文字水平的人!也许官当大了,权力大了就会走偏路,就会得怪病,我的意思,无大能者,就不要担大任嘛。如果发祥兄不去当这个大官,还在海军报社,今年也该退休了,我们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探讨一下文字,平平静静地生活,该多好呀!唉!

一路走好,马兄发祥!

 

  评论这张
 
阅读(222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